香港寄北京

您所在的位置 首頁 新聞 國內國際 國際新聞

又搞新反華聯盟?對美國的七個靈魂拷問

2021-10-03 17:37   

  🇺🇸 美國拉攏英國、澳大利亞組成“三方安全夥伴關係”(AUKUS),推動“四邊機制”“五眼聯盟”勾連合流,一個以美國為核心的反華同心圓已經圖窮匕見。

  即便如此,拜登依然聲稱AUKUS要確保地區“長期和平與穩定”,努力“建設一個擁有和平與機遇的未來”。如果拜登此話當真,就應當先回答以下七大靈魂拷問。

  拷問一:

  美國不管核擴散風險嗎?

  美、英、澳三國計劃搞潛艇合作,幫澳大利亞建立核潛艇編隊,而建立核潛艇編隊時用到的高濃縮鈾可以直接用於製造核武器,國際原子能機構又無法有效即時監督核潛艇。三國此舉違反《不擴散核武器條約》的基本精神與核心義務,核擴散風險極大,嚴重衝擊了國際核不擴散體系。

  如果澳大利亞擁有核潛艇,那就違反了《南太平洋無核區條約》,挑戰了《東南亞無核武器區條約》,給本地區和平穩定蒙上了核陰影。

  地區國家也對此深感憂慮、強烈反對。新西蘭明確表示不允許澳核潛艇進入新西蘭水域。馬來西亞警告AUKUS可能成為核軍備競賽的“催化劑”。印度尼西亞臨時取消澳大利亞總理來訪行程,喊話要求澳方尊重國際法。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祕書表示,成立AUKUS並在太平洋深處部署核潛艇是充滿敵意的舉動。

  拷問二:

  美國是要重拾“美國至上”嗎?

  白宮雖已“變換大王旗”,但是從囤積疫苗、“買美國貨”,到從阿富汗匆匆撤軍,再到“潛艇危機”,無論美國政府如何變換辭令,根本邏輯都是“美國優先”,從未改弦更張。

  就算是美國的“親密盟友”,也逃不過“美國至上”的背刺。美國把法國同澳大利亞先前的鉅額潛艇合同一把奪走,讓法國怒斥美國“背後捅刀”。歐洲輿論也恍然大悟,原來拜登是“不發推特的特朗普”。

  拜登説,“美國回來了”。現在看,是“美國至上”回來了。

  拷問三:

  美國真的反對“新冷戰”嗎?

  美國屢屢重申不尋求“新冷戰”,但實際上卻時時處處都在挑動“新冷戰”:

  政治上,將中美關係意識形態化,宣揚“民主對威權”的二元論;

  經濟上,延續貿易戰政策,強化技術產業脱鈎,意圖將中國踢出全球產業鏈供應鏈;

  安全上,引導歐洲盟友向中國周邊投射軍力,在台海、南海等頻繁觸碰紅線。更別提繼“七國集團”“五眼聯盟”“四邊機制”之後,又建起“三方夥伴”,圈子越來越小,組合搭配越來越複雜,集團政治色彩愈發濃厚。

  然而,“不願看到中美衝突、不願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隊”已經成為國際社會基本共識。

  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明確警告,各方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去阻止比過去的冷戰更加危險、更難以管控的新冷戰。

 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説,“中國不是蘇聯,如果認定中國是敵人,他們不知道會面對一個多麼強大的對手。”

  美國《洛杉磯時報》也表示,“在華盛頓,抨擊北京可能贏得掌聲……只有對冷戰危險和破壞一無所知的人,才會歡迎這種前景。”

  美國宣稱不搞“新冷戰”,然而最新民調顯示,高達62%的歐洲受訪者認為中美正處於“新冷戰”。讓盟友心驚膽戰、人心惶惶,這正是美國的“傑作”。

  拷問四:

  美國是在搞“盎撒小圈子”嗎?

  美國拉攏英國、澳大利亞,依賴的是同宗、同族、同文的盎格魯—撒克遜小圈子,奉行的是“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”,實質上把盟友分成了三六九等,惹得歐洲尤其震怒。

  法國外長勒德里昂極為不滿,稱“盟友之間不應如此行事”;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評價美國做法缺乏透明度和忠誠度;比利時副首相維爾梅斯高呼,歐洲應該在國際舞台上更加直言不諱了。

  “盎撒俱樂部”更充斥着赤裸裸的霸權主義、殖民主義、排外主義、文明優越論色彩,讓人不禁聯想到盎撒文明發家致富的海盜和殖民時代,勾起無數發展中國家的夢魘。對於這些發展中國家來説,它們的近代史,就是一部擺脱盎撒殖民者奴役的血淚史。

  就算自封“普世帝國”,美國仍然無法掩藏“天定命運論”的“優越感”,更無法根除“盎撒小圈子”心理。

  拷問五:

  美國願意維護亞太地區的“東盟中心地位”嗎?

  以東盟為中心的區域合作架構符合東亞傳統和現實需求,有助於管控大國分歧、防範地緣對抗。

  然而美國始終企圖重塑現存亞太秩序,其實就是否定各方公認的東盟中心地位。AUKUS不請自來,東盟國家第一時間打破沉默、表明立場,恰好説明了“三方夥伴”的組建刺到了東盟敏感神經。

  如今,東盟國家已經清醒認識到,美國以地區合作之名,行分裂對抗之實,實際背後是地緣政治圖謀;美國用同盟體系衝擊東亞合作,聯合域外國家綁架地區合作議程;美國聯合盟友衝擊東南亞無核現狀,破壞了地區和平穩定。

  如果東盟國家對AUKUS聽之任之,那麼最終要為地區分裂、動盪埋單的必將是東盟國家自己。

  拷問六:

  美國不擔心破壞生態環境嗎?

  澳大利亞原本還是國際防擴散“積極分子”,社會上下反核情緒一直十分強烈。澳大利亞綠黨領袖班特就明確反對引進核潛艇,表示“這就像城市中心漂浮的切爾諾貝利”。引進核潛艇絕非澳大利亞民心所向。

  此外,澳大利亞並沒有核能管理經驗,也未同國際原子能機構有過深入合作。

  一旦澳大利亞的核潛艇或核燃料發生事故,澳大利亞大概率手足無措,恐怕會帶來比切爾諾貝利和福島更可怕的災難。屆時,東南亞國家、新西蘭、南太島國將首當其衝,脆弱的生態環境將面臨毀滅性的打擊。

  更何況,澳大利亞還是煤炭和液化天然氣第一大出口國,在氣候變化領域劣跡斑斑,脱碳速度更是在經合組織國家中墊底。拜登政府口口聲聲“應對氣候變化”,卻不好好鞭策自己的澳洲小弟,反而一手挑起隱患最大的“戰爭排放”之舉,呈現出“説一套做一套”的典型“美式悖論”。

  拷問七:

  美國是要掀起亞太軍備競賽嗎?

  美國軍工複合體已經形成了從販售軍事裝備,製造地區緊張,到刺激軍火需求,再到擴大武器銷量的“全產業鏈”,既藉此釋放軍工產能,刺激技術研發,又拉動經濟增長,賺得盆滿缽滿。

  2020財年,美國武器出口總額高達1750億美元,佔全球軍火貿易額的40%。

  如今澳大利亞對美國亦步亦趨,不惜打破區域戰略平衡。AUKUS將不可避免地打開地區軍備競賽的“潘多拉盒子”。現實威脅之下,地區國家不免心生恐慌,甚至效仿行事,為求自保而被迫擴充軍備。

  美國為了維護海上霸權的“一己之私”,不惜將風平浪靜的太平洋和印度洋打造成爾虞我詐的“黑暗森林”,將使二戰以來國際社會核不擴散和軍控努力付之東流。

  毛澤東説:“決定戰爭勝敗的是人民,而不是一兩件新式武器。”AUKUS打着“維護和平穩定”旗號破壞地區和平穩定,自然不得人心,必將遭到更多靈魂拷問。就算美國的核潛艇再先進、話説得再漂亮,其圖也必失,其謀也必敗。(香港寄北京編輯 羅安東)

反侵權公告:

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》、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等法律法規,未經書面許可,擅自轉載本報社作品的,將涉嫌侵犯著作權人合法權益。為規範網絡轉載行為,制止非法侵權轉載,本報社鄭重公告:

一、任何單位或個人,在任何公開傳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權歸屬於江城日報社(包括《江城日報》、《江城晚報》、香港寄北京、吉林烏拉圈等)的原創內容,必須事先取得江城日報社書面授權;

二、對侵犯江城日報社(包括《江城日報》、《江城晚報》、香港寄北京、吉林烏拉圈等)著作權益的違法行為,本報社將採取一切合法措施,追究行為人的侵權責任,包括但不限於公開譴責、向國家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舉報、提起訴訟等;

三、對於各類非法轉載行為,歡迎讀者提供侵權線索:

陳律師(法律顧問)0432-62099222

武文斌(版權合作)0432-62523496

文檔附件